明星团

主页 > 明星 > 明星八卦 > 妮可 基德曼 前夫 汤姆 克>正文

妮可基德曼聊前夫汤姆克鲁斯 妮可与汤姆现在和平相处

来源:网络整理      2017-01-12 01:57      责任编辑:明星团

导读:电影《雄狮》剧照 即将过50岁生日的妮可·基德曼已经是四个孩子的母亲了,她在1月8日接受采访时,表达了自己想再生一个小朋友的心愿。这位好莱坞一线明星在备孕过程中几度受挫,

电影《雄狮》剧照

即将过50岁生日的妮可·基德曼已经是四个孩子的母亲了,她在1月8日接受采访时,表达了自己想再生一个小朋友的心愿。这位好莱坞一线明星在备孕过程中几度受挫,“心碎不已”,但她仍然希望自己能在2017年成功怀孕,“因为孩子就是我生命中快乐之源”。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妮可·基德曼曾表示:“我生命中最为要紧的是就是成为一名母亲,它能颠覆一切,让我的生活更好。”

妮可·基德曼同丈夫凯斯·厄本、小女儿费丝和大女儿桑迪·罗丝出行

妮可同第一任丈夫汤姆·克鲁斯在一起时领养了两个孩子。一个是已经25岁的大女儿伊莎贝拉,一个是21岁的儿子康纳。2008年,妮可和歌手凯斯·厄本婚后,“奇迹般地”地自然受孕,生下了女儿桑迪·罗丝(Sunday Rose)。2011年,妮可通过代孕母亲生下了小女儿费丝·玛格丽特(Faith Margaret)。

但是妮可还想继续当新生儿的母亲。“我现在仍然小有期待,希望2017年会有(孩子降临)好事儿发生”,她说。“我和凯斯都想生更多宝宝。我的祖母也是在49岁时生下了我的母亲,要是我也怀孕了,我一定会喜出望外,张开双臂欢迎宝宝的出生的”。

妮可在接受采访中很坦率地告诉记者她备孕过程中有多不容易。她说:“一次又一次地经历备孕失败的伤心,就在自己都开始告诉自己可能再也怀不上的时候,成功怀上了。说真的,我从没想过我41岁时再生出宝宝,但是我那时成功地又成为了一名母亲。”

妮可还说:“努力怀孕了这么多年,能在41岁时生下罗丝实在是一个奇迹。由于我和丈夫都太想再要一个孩子了,我们通过找代孕母亲的方式生下了第二个女儿费丝。在费丝出生之前,我觉得自己怀孕的可能性越来越微弱。”

2004年,妮可·基德曼和当时的丈夫汤姆·克鲁斯一同带其养子康纳和养女伊莎贝拉去看篮球赛

据传导致妮可·和前夫汤姆·克鲁斯离婚的原因之一是汤姆日渐沉迷于“科学教”中。谈及上一段婚姻,妮可·基德曼说自己和前夫是“和平分手”。记者提及她和前夫共同领养的两个孩子时,妮可说:“他俩仍然是我生命里和心里牵挂的一部分,但是他们如今已经成年,有自己的生活。我要注意保护和尊重他们的隐私。”

“孩子们长大之后,要同他们团聚的确是越来越难,但是自己的孩子永远是自己的孩子。若一日为母亲,则一生为母亲”。妮可和丈夫艾尔本的婚姻曾经也亮过红灯。2006年,婚礼举办后四个月,艾尔本因为酗酒和滥服药物接受专业机构治疗。

但是,即将在6月迎来自己50岁生日的妮可·基德曼谈及丈夫时,表示他们绝不会选择结束婚姻。“我们不会离婚的。“当我遇见凯斯,我俩就深深地结下了缘,我们彼此都有一种孤独感”“孤独感同你的名人身份无关——即使是明星,你仍然会感到孤独。

我们看见了彼此身上的这一点。我和凯斯相遇的一个月后就订婚了,这也是我们彼此间信任的一个飞跃”。妮可认为自己的丈夫凯斯在康复中心接受过治疗“是一件好事”,这表示他对开展新生活的承诺和决心。

当妮可·基德曼告诉父母自己想成为一名演员时,她的妈妈janelle说她太敏感了,不适合娱乐圈

大概没有比妮可·基德曼更称得上是“人生赢家”的明星了。她拿过一个奥斯卡奖(2002年凭借电影《时时刻刻(The Hours)》),数个金球奖,一个英国学院奖,银行里存款大概一亿英镑。并且全球鼎鼎有名的巨星之一——汤姆·克鲁斯还是她的前夫。

然而,她经常给人一种像冰雪皇后一样冷若冰霜的印象。妮可听到人们对她“冷漠”的指责时大吃一惊:“人们印象里冷漠的人并不是我。我在走红毯时经常很紧张,可能人们误以为我的表情很冷漠。我在社交场合也会不爱说话。小时候我就很害羞,长大之后演变成了羞怯。

家庭是我的心灵的舒适区。我最开心的就是回到家里,和凯斯一起躺在大床上,孩子们玩乐过后消停下来,在旁边聊天。这样的日子比好莱坞的聚会更让我满足。”

尽管她对好莱坞浮华世界的态度云淡风轻,她仍然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女演员之一。几天前,妮可凭借自己在电影《雄狮(Lion)》中惊心动魄的表演入选金球奖最佳女配角提名。“周日宣布提名名单时,我告诉了我女儿,”妮可说,“她看了我一眼,微笑说:’妈妈我的美国娃娃去哪儿了?"

妮可拍过的电影类型多样:既有高票房大片——包括《永远的蝙蝠侠》(Batman Forever)、《末日戒备 》(The Peacemaker)、《复制娇妻 》(The Stepford Wives ),也有高口碑,低票房的电影,如《狗镇》(Dogville)、《生日女郎》(Birthday Girl)、《陌生之地》(Strangerland)。

让妮可·基德曼声名大噪的是她1989年拍摄的恐怖片《冷静的死亡》(Dead Calm)。当时和她拍对手戏的是萨姆·尼尔(Sam Neil) 。这部戏影响巨大,之后她就和汤姆·克鲁斯拍摄了1990年票房之王《雷霆壮志》(Days Of Thunder)。拍完该片之后,两人迅速坠入爱河。圣诞节那天,在美国滑雪胜地——科罗纳多州的特鲁莱德(Telluride)妮可·基德曼和汤姆·克鲁斯完婚。

但是两人从此并未过上好莱坞式的幸福生活。他们十年的婚姻长跑以崩溃结束。外界猜测离婚原因是妮可不能忍受丈夫汤姆·克鲁斯日渐沉溺信奉科学教。离婚后,妮可·基德曼对前夫闭口不谈。(她甚至不回应外界对其离婚原因的提问),如今她只回应“我们现在和平相处,除此之外,没别的了。”

在妮可·基德曼和汤姆·克鲁斯婚姻破裂中,受影响的还有这对曾经的夫妇共同抚养的孩子。如今25岁的伊莎贝拉和21岁的康纳,都信奉科学教。有报道称,妮可和汤姆离婚后,两个孩子跟着汤姆生活,汤姆不让他们和母亲妮可联系,然而妮可否认了这一说法。

“他俩仍然是我生命里和心里牵挂的一部分,但是他们如今已经成年,有自己的生活。我要注意保护和尊重他们的隐私。在我生命里,成为一个母亲高于一切,它颠覆一切,让我的生活更好。当时我备孕问题非常多,所以我们都选择了领养。孩子们长大之后,要同他们团聚的确是越来越难,但是自己的孩子永远是自己的孩子。若一日为母亲,则一生为母亲”。

妮可·基德曼的母亲身份是她参演《雄狮》(Lion)的动因。电影《雄狮》讲述了一个 真实的故事,印度孩子萨罗 (Saroo)小时候走失后,被一对澳洲夫妇领养。20年后,他开始寻找自己的亲生母亲,并通过谷歌地图找到了母亲。妮可·基德曼在电影里饰演养母Sue Brierley,抚养了Saroo和另一个印度孩子Mantosh,并将他们视若己出。

Brierley的现实原型促使妮可·基德曼参演了这部电影。“我们心灵相通,”妮可基德曼说,“不论是作为女人还是作为母亲都是如此。她是一位卓越的母亲。这部电影对我而言很特别——这是对我的孩子的情书,对天下母亲的情书。尽管Sue有机会生育自己的孩子,她还是选择了抚养两个印度男孩。母爱无限,有很多成为母亲的方式。而成为一个母亲就得准备好给予孩子们无条件的爱。”

妮可·基德曼有四个孩子,但这四个孩子并非都是传统意义上由她生育。伊莎贝拉和康纳是她同克鲁斯一同抚养的,八岁的桑迪·罗斯是和现任丈夫凯斯自然生育的,而五岁的费丝是通过代孕的方式出生。

妮可·基德曼主演《雄狮》剧照

作为一个母亲,妮可形容自己是慈母,不对女儿过多强调纪律,更多以爱教育,而艾尔本则是严父。“我们并不是传统的家庭模式,”妮可说。“我的女儿说我俩是一派的 ,我们做任何事都形影不离。工作之余,我有空就接送女儿上下学。我们一起参加学校音乐会、运动会、一起约会。周五最重要,因为周五是周末的开端,我们一起做傻事,比如跳迪斯科。”

在《雄狮》中, Brierley夫妇收养的第二个印度男孩Mantosh童年的坏习惯在成年后发展成了酗酒和嗑药的恶习。Brierley夫妇继续支持Mantosh,表达自己的爱。我问基德曼,她是否对这一情节有共鸣。毕竟,在2006年,妮可和现任丈夫厄本婚礼四个月后,厄本就因为酗酒和滥用药物进了专业机构。当然,一般这个时候很多女人都会选择离开。

妮可·基德曼和前夫汤姆·克鲁斯(1992)

“我们不会离婚的。“当我遇见凯斯,我俩就深深地结下了缘,我们彼此都有一种孤独感”“孤独感同你的名人身份无关——即使是明星,你仍然会感到孤独。我们看见了彼此身上的这一点。”

“我和凯斯相遇的一个月后就订婚了,这也是我们彼此间信任的一个飞跃”。有件事情我觉得他做得很对。我们约会地点之一在Nashville的一个叫Leiper’s Fork的地方,是风景优美、建筑复古的精神圣地,我很喜欢那里。当时我曾经想离开洛杉矶,搬到奥勒冈州的波特兰住,想要过清净、简单、扎根于自然的生活。

“他带我去了风景优美、宁静祥和的地方,告诉我这就是他所在的地方。我记得自己当时凝视着他,希望他现在向我求婚。他果然求婚了,真的很浪漫。不知道为什么,我相信他就是我的唯一。我们在一起六个月后结婚了,再之后他因为酗酒和滥用药物去接受治疗。我觉得他去接受专业治疗是一件好事,这表明了他开展新生活的承诺和决心。”

厄本承认是妮可强迫他去寻求专业救助戒掉酗酒和滥药习惯的。他担心过自己去戒酒所是否会同妻子分离,但是妮可·基德曼说,他们之间关系会更紧密。“我决心不管以后做什么选择都要一条路走到黑。东西还没打碎,就要好好修理它。”

少年时期,妮可·基德曼学了一课。16岁那年,她参演了电视剧《Five Mile Creek.》,演艺生涯由此开始。但是当她的母亲第二年被诊断患有乳腺癌时,她离开剧组,参加了按摩培训课,自学物理疗法照顾母亲。“有股很强的力量推动我去照顾和保护我爱的人,”她说。这也是为何妮可夫妇住得远离好莱坞喧嚣狂躁的人群的原因,在家里,作为电影明星的妮可·基德曼和音乐家凯斯相比还居次要地位。

“我喜欢住在纳什维尔,我爱凯斯,我爱和这位音乐家一起散步。我爱他是一个艺术家而非一个商人。”“我们彼此理解。有时候,他在角落里玩音乐,我跟他说话,他一个字也听不见,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我父亲是一位科学家,他也是这样。所以我从不会因此生气。我自己也是一样,我们双方家庭精神内核都是如此。”

妮可·基德曼的父亲Anthony两年前由于一场严重的心脏病去世了,她承认自己至今还没从父亲去世的悲痛中走出来。“我还没完全恢复,震惊和悲伤来得毫无预警。我的生活被分裂成两个部分:爸爸去世前和爸爸去世后。”

如今,妮可·基德曼定居在纳什维尔。英国对她而言是个有感情的地方。她在伦敦西区剧院舞台上出演了《蓝色房间(The Blue Room)》(被批评家称为“纯粹的剧场伟哥”)以及《照片51号(Photograph 51)》(她在其中扮演了一个先锋科学家)的角色后,获得了许多大奖。妮可·基德曼并不排除以后有重回舞台的可能性。

“我爱伦敦这个地方。但是上次我把孩子带到伦敦时,他们年纪越大越抵触,所以搬到伦敦可能得和孩子们进行艰难的协商。”也许妮可向孩子们许诺在伦敦雇一名全职厨师对动摇孩子们搬家可能有效。

此外,妮可·基德曼主演的新片《雄狮》将于1月20日于国外上映。

大家爱看